当前位置: 写手网 > 文案策划 >

木愉:我的写作之路

发布:2019-05-27 20:18:39     编辑:梅香     来源:写手网

我的第一个文学启蒙老师应该是我妈。我姨妈在外省,所以两姐妹的联络手段是写信。我经常会被我妈强征为秘书代笔,我那时才读小学,对作文恨之入骨,所以为我妈写信的时候,往往怨气冲天,自然不会主动去构思行笔。于是就变成了我妈口授,我记录。她是小学语文老师,所以我在记录的时候当然得到了基本的写作训练。

读中学时,我的圈子中有好几个对文学由衷热爱的同学。他们那时候已经可以装着鲁迅的口吻写杂文,为班级排演的话剧写剧本,为唐诗宋词而颠倒,自不待说,为了一些小事而用诗词唱和。他们的作文经常被当成范文在班里当堂朗诵。后来,他们都读了大学的中文系。我在那个圈子里是个幼稚的摹仿者,不过从这种摹仿中,我获得了对文学的浓烈兴趣,走出了文学的初步。

我本科和研究生期间都学的哲学,但对文学的兴趣始终不减。当写晦涩的哲学论文时,我总会不可抑制地在辞藻上作一番装扮。我以为带有文学色彩的哲学才会生动一些。我的导师不以为然,记得毕业离校的时候,他对我提出了三点希望,第一点就是要我写文章时不要太追求辞藻或者说形式的华丽,而要讲究内容的充实。我发表的第一篇稍微有些文学色彩的文章叫《作为一个人的康德》,还是通过一个同学在湖南出版社的《生活》杂志上发表的。那已经是读研究生的时候。读到萨特、加缪等存在主义哲学家的作品时,深为他们用文学来表达哲学理念的方式而着迷,于是就开始进行了这种尝试。《作为一个人的康德》就是这种尝试结出的第一颗果实。

到了海外,人生有了极大的转折,生活圈子变得狭小了,生活内容也变得单调了,这种新的人生环境反而是文学创作的沃土,我用文字表达生活感悟的旺盛冲动从此无可遏止。我的创作生涯由此开创出新的篇章,在孤寂的生活中,我却在写作上得到了沉甸甸的收获,写了好几个长篇小说和几十个短篇小说,以及无数的散文和随笔。

写作不仅让我的海外生活变得踏实和富足,而且也让我对未来的异乡退休生活不再恐惧,岂止是不再恐惧,我简直充满了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