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写手网 > 语文学习 >

写作的恶质(批判现实主义的现实批判)

发布:2019-05-27 20:01:09     编辑:梅香     来源:写手网

原创作者 骰子

自序:

此文描述的各种现象,也必然和作者本人脱不了干系,自命清高者,请主动回避阅读此文。

写作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理由,写作过程也没有任何值得回味的情绪,变态是写作的常态,自恋是写作的诱因。

在所有写作手法中,想象力可以说是最无耻的一种能力,想象力越丰富,无耻的渲染就会越多,因为伴随着这种疯狂的、毫无节制的想象,人性中最无耻的期待和意愿在这个过程中恣意肆虐,而从狂热到冷静的变奏在一般情形下产生两种结果:1)弥漫后的自我陶醉。2)浓缩后的自我凝练。前者产生妄语,后者制造精华。

在所有顾及后果的写作中,要么产生美丽的垃圾、要么制造呆板的说教。对手法高超、八面玲珑的写手,会有办法让说教披上美丽的外衣。

写作中的人格分裂,主、客观之间情绪的交叉感染,将导致情感描述的厚度、以及情感色彩丰富程度的变化;它可能增加作品的可读性,但并不能保证作品的语言精度、思想深度;稍纵即逝的喧嚣,不会产生真正意义上的佳作。

写作是精神狂躁的行为,是撕裂人性的冲动,它让本来已经不正常的人欲变得更加不可理喻,而每一次成功的恣意妄为,又会制造更多地变态欲念,所以说,这是一个不怎么人道的行业。

纯粹地痴迷文字,是对自身和现实不满的严重病态。现实生活中羞于面世,或举止娴静的女人、社会活动及个人生活中受挫极深的男人,由辉煌、繁忙趋于平静的各类写手,都有可能陷入文字狱。但一些自认为成功的人士提笔写作,也不过是想给自己锦上添花罢了。他/她们之中的一些人,不是靠自己的写作水准吸睛,而是凭知名度惑众。

按部就班不应该称其为写作,码字而已。真正地写作是因情绪下笔,因不满发泄,因冲动作祟。写别人是偷窥,写自己是纵欲。

写作不会让你变得高尚、变得优雅。在纯粹(非抄袭、非借用)的写作过程中,变态的自我欣赏,一厢情愿地狂妄,不过是印证了人的自恋和偏执。但写作结束后,有可能产生出伪善的高尚和优雅。

别以为诗歌和散文能验证你驾驭文字和语言的能力,对绝大多数人来说:诗歌是倾泻自认为美丽的垃圾,而散文也不过是在花丛中便溺。

写小说,只能说明你库房里堆积的物质量大且质劣,更无法精制;在不考虑别人是否有意愿接收的情况下,强行发放和施舍。

别以为你比别人深刻,你不过是比别人更无耻、更肆无忌惮地说出了他们/她们想说的话而已。

写文章,最痛快地是骂人,但也是自己嘴脸最无耻地暴露。

煽情,最容易找到吸收者,但煽情也最容易让事物失去它的本来面目。

写作的目的:

1)写自己,无非是渲染个人的丰富、深刻、沧桑、不易和多么的与众不同。

2)写别人,如同偷窥,是想让读者见证你对人性的洞察力和远见,以及用别人的不幸和成功,来增加你的传奇。

男人写作的目的:1)勾引女人!2)打击其它男性竞争者!

女人写作的目的:1)夺回失去的关注,或引起新的关注!2)打击其它女性竞争者!

男人写作:常常是哗众取宠。

女人写作:往往是逃避现实。

写作的人:不是发泄,就是寻求认可。不是自恋,就是自我毁灭。

写诗的人自残。【以此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】

写散文的人自恋。【感觉像发情的少妇魅力超然】

写小说的人单相思。【如弃儿一般自哀自怨】

写杂文的人是刽子手。【如同用人肉下酒的屠夫】

文学评论的作用:

1)帮作者达到高潮。

2)让作者禁欲。

3)养家糊口)

写作的三大功能:

1)歌颂!

2)同情!

3)批评或批判!

1)人人皆能。

2)多数人都行。

3)人人都想做,但敢做的人甚少,实际上也没几个人做得好,更别说做得深刻、精准。

可怜的是很多人把叫骂、攻击对手、自认为是批评或批判。

寻求和期待读者的过程,就是一个求欢的过程。自己骚的语无伦次、不能自持,本来应该来者不拒,实际上却对求欢者百般挑剔,对批评者,更是公开或暗地里骂骂咧咧。

网络毁了很多人,本来正常说话的人开始胡说八道,本来不会写作的人开始毫无节制地虐待和摧残文字。但也有好处,不自信的人开始莫名其妙的自信,懦弱的人开始莫名其妙的勇敢,但最大的好处还不是以上的描述,而是写作者对自己有了莫名地期待和向往。

别试图和我讨论所谓正统写作,写作是个人主义膨胀、个人意志张扬、个人欲望肆虐的体现,它和体系、流派没有必然联系。学院派讲究格式,类别,但这些也和多数写作者无关。真正的精品只能来自丰富的人生历练和天赋,真正的写作天才更是少得可怜。自我感觉再好,吹捧者再多,绝大多数写手充其量也就是个码字匠。自恋的低级写手最好别浪费读者时间,你可以恶心自己,但不要令别人作呕。

赞美,远不如激发思考或反思意义重大,用文字编织的花篮,应景、好看、但不实用。浮华引发的欢呼,对写作水平的提高并无助益,反而阻碍真正有效地成长和进步。

以个人情感想象和描述做为写作目的,应该称之为宣泄,只有过渡到对客观、具体事物进行深度剖析(其中包括自身),并拿出令人信服,或有争议,但具文学价值的作品,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写作。

如果你有足够的词汇和笔势,写一篇华彩、流畅的文章或许并不难,但由浅入深地沉淀、或深入浅出地充溢隽永的哲思,才是写作的最高境界。

用文字记录和描写生命进程,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和追求,努力学习,丰富的阅历和经验,可以告诉你能走多远,但攀登语言艺术的高原却需要与生俱来的天赋,由此让你走得更远、爬的更高。

很多人写作的恶习:1)说教!2)煽情!3)审判!4)建立体系!此种恶习世世代代、连绵不绝!

写作恶质的极端:是个人主义恶性膨胀和个人情绪严重失控,它压缩理性空间,制造文字灾难,让作者和读者在交流中无所适从。

真正伟大的作者:是替那些有话不敢讲、或不知如何讲的人发出声音,而不是自以为是地喋喋不休。

真正无私的作者:是帮助寻路者发现最适合前行的路径,并展露其特征、描述其远景、而不是以领路人自居。

最后:

别把自己的作品太当回事儿,能令人反思、默念的极品少得可怜,过目即忘是常态,不令人耻笑已是万幸了。

所以:

永远不要把读者的赞誉视为理所当然,他们/她们不过是在饥渴中,不得不用你发泄出来的东西(还好,没有用排泄)暂时充饥而已!更不要把读者的批评看成是和你作对,他们/她们不过是在你的身上或作品里,找到了自己的影子,并力图否定或肯定他/她!